3/14半夜抵達桃園機場,到早上捷運開始營運後,
拖著行李搭機場捷運先到三重接小兔,然後轉台北捷運回淡水。

迎接我的是踩起來沙沙的地板,一大籮筐待洗衣物,不知該怎麼形容的兔房,
以及流理台上一整排喝完的飲料包裝盒。

 

安頓好小兔,開始家務工作,回台灣的第一天就這麼過去了。
隔天幫小兔洗澡,拆整行李,上光課。

再隔天,便來到轉調後的部門開始工作——坐在辦公室裡打一整天的行銷電話;

每隔半小時到一個小時,我會起來上個廁所或喝個水,讓恍神的自己重新打起精神。

在廁所裡看著鏡中的自己,想著幾天前在異國的山區裡徒步旅行,好像已經是很遙遠的事。

 

緊接著生理期一到,就倒下了。

請了一天病假,在家昏睡、照顧兔子、做家事和冥想、療癒,重複這樣的循環一整天。

   

我感到非常的疲倦--但不是實質身體上的疲倦,感覺自己此刻無比清新卻又非常虛弱,
彷彿一只剛鑽出蛹的小小昆蟲,
帶著重生的喜悅,在枝頭上等著還濕搭搭的翅膀風乾、強壯,
等著重新踏入這個世界。

piperwit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