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上一篇記錄,已經過了約兩個星期左右。
被轉調到行銷(業務)部支援後,身心俱疲,除了必須完成的家事之外,幾乎沒有力氣做其它自己想做的事,連靜心冥想跟瑜珈也三天捕魚兩天曬網。

前幾日用零碎的睡前時間,讀完村上春樹先生的《你說,寮國到底有什麼?》旅遊散文集,村上大叔提到在《遠方的鼓聲》、《尋找漩渦貓的方法》等散文集外,也有過其他許多有趣的旅程,但因為各種原因當時沒有記錄下來,後來想想覺得有點遺憾,然而遊記就是要熱騰騰才寫的出當時的感動。

因著這一番感嘆,便咬緊牙根打開電腦 ( 結果開始看起日劇《四重奏》XD )。

2017/03/07,旅程的第三日,正式踏上熊野古道的第一日。

因為要趕公車,快速地吃完早餐,到街上尋找今日中午在山上的午餐。但一來這是個小鎮,從我住的旅館到車站附近,並沒有看到任何一間便利商店。時間太早,一般店家都還沒營業,最後只好在車站的便利商店買了簡單的便當。

這個便利商店稀少的小鎮叫做紀伊田辺,是傳說中武蔵坊弁慶的出生地,不僅車站附近有他的雕像,很多店家、物產名字也跟他有關。

不過特地來到這裡住宿,而非到下一站白濱溫泉勝地的旅客,可能多數還是為了熊野古道而來。前一日從高野山往和歌山的南海電鐵上,有位阿姨跟我聊天,我說要去和歌山轉車往紀伊田辺,阿姨馬上就聯想到熊野古道。由此可見一般。

(在紀伊田辺車站附近尋找可以買食物的地方時看到的小店,記得是賣一些小物跟咖啡的樣子)

 

從紀伊田辺搭了40分鐘公車,終於抵達熊野古道館。附近的滝尻王子,便是熊野古道中邊路的起點(實際上熊野古道的定義很廣,也沒有一定要從哪裡出發,這裡所謂起點是指集章證明的開始)。
在這一站下車的只有4個人:一對西方人couple、一個中國女生,另一個就是我。大家很有默契地一起走進熊野古道館 (物資補給站的概念XD)。
中國女生在這裡買了木製登山杖,問我買的集章本是什麼,聽我解釋後說也要買一本來弄弄。
不過她只走三天,打算只走到熊野本宮大社(約中邊路的一半),集章本應該是純粹紀念 (沒集滿不能換完成證明)。

(熊野古道館照片取自網路)

公車到古道館已經8:40,以登山來說算是有點晚的時間,所以在古道館待一會兒大家就趕緊出發。滝尻王子這一段可能因為是公路往山路,一路都是爬升的陡坡。
電影《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的女主角,打包完準備上路,卻發現自己得坐在地上、像烏龜一樣翻過來才能背起包包。那一幕我印象深刻,不斷提醒自己要簡化行囊,否則只會走得更慢。然而第一次上路還是忍不住擔心各種狀況,零零總總帶了約6-8公斤的行囊(含飲水、行動糧及登山包的重量)。

是故,雖然出發前三週幾乎每天走+跑一個小時,一開始還是不太能適應。爬著爬著喘氣後鼻水就跟著流,穿得太多汗也流個不停,當機立斷停下來讓大家先走,我留下來脫掉一件中層衣再繼續。不過他們三人的腳程及體力很好 ( 兩位西方人輕裝,女生沒背背包,男生只背一個小背包;中國女生跟我一樣背登山包,她還帶了一台單眼相機,感覺應該蠻常健走 ),這一分開就沒再相遇。

 

(第一個集章點,滝尻王子。右下角那本就是陪我走了五天的集章本。話說我忘了帶眉筆,所以從第二天開始眉毛都是用眼線筆描,雖然怪但總勝過沒有眉毛嚇到路人。)

 

不斷爬升的山路有些超乎我的想像。行前看高度,以為是台灣草嶺古道等級,殊不知……
好不容易走到展望台,已經走了一個小時,平面距離竟然不到2公里。


(好不容易走到一個可以眺望四周的地方,雖然海拔不高,還是要拍一下)


當初自己在健身房一小時輕鬆走5公里還以為一天20公里應該沒問題,原來是夜郎自大。
開始擔心以自己的體力跟腳程會走不完今天的進度,甚至趕不上最後一班公車,於是繃緊神經埋頭苦走。從展望台往高原熊野神社這段平坦路上盡是鬆軟的針葉樹葉,但我不敢慢下來輕鬆散步,趕緊把握平路加速前進。


(平坦舒服的路段,如果都是這種路,一天可以走25公里絕對沒問題XD)

 

(路上經過一戶有一些木工工藝品跟木材的住家,放了可愛的指示路牌)

(路上經過的梯田跟風車)

大約在中午左右抵達高原霧の里休憩所,雖然平日沒有營業,但有乾淨的廁所、稍微可遮風的桌椅讓我好好吃個午餐。後來回想,這應該是五天山路中,最舒服的午餐休憩地。

(在高原霧の里請山友幫忙拍的照片)

   

吃過午餐進入更山區的路段,我已經沒有餘力拍照了。許多路段是只有一人肩寬左右的碎石斜坡,沒有任何圍欄或繩索。
我雖然敢走吊橋、搭高空纜車甚至坐雲霄飛車,但那是在人為安全環境下;面對這種不小心踩滑就會滾到不見底的斜坡的山路,真的挫到不行,蹲低到幾乎是用屁股一點一點慢慢移動,好不容易走過去,沒時間擦眼淚,得趕緊加快腳步把在陡坡耽擱的時間追回來。

這樣幾個循環後,終於看到近露王子聚落,代表我完成今天的進度了,且距離我原本計畫搭的倒數第二班公車,還有大約40分鐘時間!

(相較下不那麼難走的路段,以及集章點)

近露王子附近的箸折茶屋是打發時間的好地方,有賣食物、飲料、紀念品,更棒的是有足湯!不過因為太累了,想到要卸背包、脫登山鞋襪就有點懶,加上待會住溫泉旅館就有溫泉,就沒有體驗。

( 箸折茶屋圖取自網路,那時候太累忘記拍照 )

近露王子是附近比較有人住的聚落,但聽說近年來人口也是日漸凋零。
這裡有兩三家民宿可以住宿,有些人會住這裡,不必擔心末班公車時間,隔天也可以早點出發
(公車尖峰時間一小時左右一班,離峰可能要2~4小時才有,傍晚之後就沒有公車)。
不過因為物資都要從外地運來、民宿選擇少,住宿的費用其實直逼溫泉旅館。
基於想要平撫疲憊,我決定麻煩一點,搭公車到本宮大社附近的溫泉旅館好好享用溫泉跟美食。

(近露王子聚落)


 

從近露王子搭公車到本宮大社附近的湯の峰溫泉大約30分鐘路程。湯の峰溫泉的壺湯是登錄的世界遺產,據聞已有1800年歷史。
傳說中15、16世紀的小栗判官被人用計毒殺,他的屍體在湯の峰溫泉的壺湯泡了七七四十九天後,死而復活。

從湯の峰溫泉到熊野本宮大社有兩段登山道,分別是大日越跟赤木越,有些人會住在湯の峰溫泉,走大日越、赤木越跟熊野本宮大社到發心門王子這三段。
不過因為時間有限,我只打算住這邊、順便蓋湯の峰溫泉的章,不走沒有集章點的赤木越跟大日越。

 

原計畫在湯の峰溫泉站下車後,蓋完章就去溫泉旅館泡溫泉吃飯休息,

萬.萬.沒.想.到.

一下車就踩到路邊的排水溝拐傷腳,痛到無法行走,只能坐在公車站旁的長椅上。

 

拐到腳的當下,肉體的痛、精神的驚恐瞬間交織成一團黑雲籠罩在頭上:怎麼辦?還能走嗎?如果不能走,接下來要怎麼辦?。
坐著等待疼痛過去時,一度想要大哭,但終究沒有哭出來。

等到劇痛過去,試著走走看,恩,還能走,至少沒傷到骨頭。
反正最糟的情況就是放棄步行,搭公車到景點參訪,當個單純的觀光客也沒什麼不好。
天氣這麼好、景色這麼美、溫泉這麼棒,坐著大哭太可惜了。

一跛一跛走去蓋湯の峰溫泉的章,還稍微在河邊晃了一下。
河下面就是世界遺產壺湯以及可以煮溫泉蛋的地方,
兩位在等壺湯的西方遊客熱情的用日語跟我打招呼,為了不讓他們失望,我也用日文大聲的跟橋下的他們回應。然後沿著開滿梅花的河岸,走到今晚住宿的溫泉旅館湯の峰莊

(左邊是壺湯湯屋外的樣子,右邊是可以煮溫泉蛋的地方。照片取自網路,沒心情拍照)

(路邊盛開的梅花,紀州梅被稱為梅子界的LV。花開繁盛,忍不住停下來拍張照。)

 

湯の峰莊是有點規模跟歷史的傳統溫泉旅館 ( 沒有電梯那種 ),價位比旅館或民宿貴一些。如果要省旅費,可以住民宿,然後去公共湯屋或是壺湯泡湯 (兩位跟我打招呼的西方旅客就是這樣 )。

Check in後我跟櫃台人員說扭傷腳,跟他們要了冰敷袋。他們緊張地問我還好嗎?明天還能走嗎?(我的裝扮一看就知道是登山客)
我笑笑說:先休息,明天看著辦囉。

工作人員幫忙我拎行李到房間(傳統日式旅館好像都是如此),然後跟我介紹設施。
可能負責介紹的工作人員英文不是那麼流利,帶了一個平時似乎不是負責介紹的小女生幫忙翻譯(一位先用日文講解,另一位再用英文跟我說一遍)。
講到浴衣的時候小女生一時詞窮,用比手畫腳的方式讓我理解,彼此忍不住笑了起來。
其實我英文不怎麼樣,日文更是不行,不過也這樣完成幾次自助旅行,真的不要低估人比手畫腳的能力XD


這間旅館除了一般的男湯、女湯,還有免費的家庭湯屋。原以為家庭湯屋可能會很多人排隊,結果因為是淡季(跟高野山一樣,因為太冷了,4月~10月遊客才比較多),完全沒等到。雖然這座山最高不過800公尺,3月初的天氣還是蠻冷的。冷冷的天、疲憊後能放鬆泡溫泉,真的好舒服啊!

泡湯後到餐廳享用晚餐,雖不像宮島的溫泉旅館是有人服務、送到房間,但是服務還是很棒 ( 可能是因為服務的年輕小哥蠻帥的緣故 ),餐點很精緻,上菜後也很努力用英文跟我解說。

(溫泉照片取自旅館官網)

(豐盛的晚餐)

吃飽回房間繼續冰敷,沒有很腫,只是按壓會痛。依據從小到大受傷的經驗,應該沒有嚴重扭傷,只是拐到而已。
吃了消炎藥 ( 急救藥派上用場 )跟冰敷,也用彈性繃帶把腳踝稍微支撐固定,開始想辦法更改步行計畫。
因為後面的住宿都已經預定好了,取消不是理想的做法 ( 時間太近,不僅對旅館抱歉,有的取消還得付部分費用)。
打算把明天原本預計走的路線 (近露王子-發心門王子-熊野本宮大社 ) 拆成兩段,只走後半段發心門王子到熊野本宮大社;之後腳比較好了,也許還有機會補走。若真的沒辦法的話,放棄集章、或是日後有機會再來一次,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這趟旅程我住的地方都是簡單、便宜的小旅館、商務旅館或民宿,只有這一晚比較特別住比較好的旅館,這麼剛好入住這天是我扭到腳的這天,或許不只是巧合。

出發前幾個禮拜,我看到小怪獸貼文徵求Henna個案。想嘗試Henna已經很久了,但每次不是他擺攤的時間我沒空,就是覺得好像又沒那麼急。這一次剛好在走熊野古道前夕看到訊息,就覺得是時候讓Henna來祝福我的旅程。畫完,小怪獸說左腳是勇氣,右腳不是那麼明確,感覺好像是釋放,讓我在旅程中再感受看看。

(小怪獸幫我畫的Henna)

扭傷腳這一晚,我突然明白,那是順流,是臣服。
剛開始加入現在的光班不久,一次QA過程中,Ting指出我過於追求完美、無法接受自己做的不夠好,所以在沒有足夠的把握時,不願意去嘗試、甚至直接放棄(因為太貼切,所以印象深刻)。
想走朝聖之路,但又拘泥於是否全步行、路線是否完整,想著想著就覺得太難,乾脆別走。
這次計畫時我雖然決定集章,但其實只是藉集章來收攏、規劃路線(路線太多,又沒時間全部都走、全部步行),想著萬一走不動大不了搭公車,就變得好像沒那麼難而順利成行。

 

無法臣服,基於恐懼,而想控制所有變項。如果這件事的變因太多,超出我的掌控,我就選擇逃避。
當我相信神,相信高我、相信自己,就能相信遇到這些超出意料的事並不是災難。
扭到腳這件事很痛苦(肉體的、精神的折磨),但如果沉浸在苦痛中,我就無法好好享受溫泉跟美食
——這也許正是行程規劃改來改去,唯一一天豪華的溫泉旅館就正麼剛好是在扭傷腳這天的緣故。

扭傷腳後的幾天山路,比起第一天慌張趕路,我走的更謹慎小心,尤其是下坡路。
雖然還是會擔心走不完、趕不上公車,但只要能趕上公車回到住宿地點就好,集章什麼的都是其次。
老實說熊野古道雖然不高,但除了熊野本宮附近那幾段,其他已經不是郊山健行的等級。很少遇到人、飲水站之間距離遠 (原以為休憩站會有飲水機或販賣機,真是太傻太天真,那不過是個涼亭,坐下來吃飯要再加件羽絨衣還是一直發抖的山中涼亭)。倘若沒有扭傷腳,依第一天急躁的走法,說不定在後面的陡坡、青苔路,會有更危險的情境。正是扭傷的意外,迫使我慢下來,在後面的路途中,一步一步,踩穩了再走。

 

不過說實話,無論臣服與否,痛苦是確實存在不會消失不見的。
就如同我現在待在行銷部門,工作時無法吃飯休息上廁所,心情一點都不平靜,這次卻沒有溫泉跟美食了,所以就不打算繼續被虐待。
我說上師阿,就不能好好拿捏鞭子與胡蘿蔔的比例嗎?

(遊記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想說的

piperwit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瀚文
  • 期待後續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