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次,一個人帶著三隻兔兔加上大背包及行李箱,從淡水搭車到三重的優兔旅館住宿。

老闆娘關心問起小兔離世是否難以承受。
想了想,其實還好。
大概是因為從第一次斜頸症開始,我們已用了10個月的時間告別。

從一開始的焦躁不安,到感覺自己和她都被困住(凱龍法則第四條中的"那些被形體所限制者"),工作、家事加上安寧照護讓我身心俱疲。

那時我想自己再不能這樣下去,一邊感覺被困住、一邊以她為理由延宕所有的計畫。

觀察她的狀況還算穩定,也找到願意收特殊照護的優兔旅館寄宿,下定決心去走了熊野古道。
如果神要我們在分隔兩地的情境下告別,那便是我要面對的課題。
(但我仍慶幸最後沒有遇到這樣的狀況。)

熊野古道回來後,持續家務、工作與安寧照護。盡可能地讓她感到舒適,給與足夠的醫療及營養保健品,但不強迫灌食及侵入性醫療。

日復一日雖然肉體依舊疲憊,但不再焦躁不安。
那些重複進行的餵食飲水、草粉泥、藥、換尿布墊、洗屁股、按摩、回診,像是重複吐絲的儀式,編織一個把我和小兔包裹起來的繭而我們與這個世界是隔絕的,耐心蟄伏,為重生的時刻做準備。

然後我報名了10月中下旬的十日內觀。
不似在熊野古道出發前的忐忑,somehow, 我知道那就是啟程的時刻。

7/31,小兔於凌晨過世。
過世前沒有甚麼異樣,我們平靜地祝福彼此,雖然小我還是會有悲傷的情緒。
這十年7個月她陪我走過人生的幽谷,與她道別,也跟自己過去的10多年告別。死亡與重生常常是一體兩面。

然後我告訴自己,不要再為自己的計畫找逃避的理由,如同那些說因為擔憂家人而留在紅塵中,或是為了孩子而不離婚or放棄自己的志業/事業等等。

當然那些和考量是確確實實存在,一如我擔心兔子而一再延宕熊野古道、四國遍路的計畫般。

只是任何事物都有其代價,無論是為了什麼而放棄什麼,沒有孰輕熟重,唯一的差別是,是否清楚自己真正的渴望,並甘願付出代價,而非覺得自己犧牲委屈,又把這種情緒轉為情緒勒索。

我決定為自己的選擇及人生負責(雖然小我仍不免有些抱怨XD),不再把快樂或是不快樂歸咎於他人。

選擇不討好姻親,接受自己被討厭的事實(反正我也很討厭他們XD),而不是一邊努力討好一邊覺得自己委屈然後又怨嘆他們為何沒有因此更愛我。

選擇兼職,把時間留給家人和自己想做(不賺錢甚至花錢)的事,接受自己沒有響亮的頭銜和優渥的收入,在現今社會框架中屬於魯蛇的事實。

此時此刻,休兩週的長假,選擇出發前往六龜山區十日內觀,而非去歐洲旅行(沒錢啦,不然我也想啊)。

接下來10天無法聯絡(無論是電話或網路),雖然除了家人和兔子,我應該也沒有需要緊急聯絡的對象,為了以防萬一還是說一下。

希望我能忍受暫別網路和咖啡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iperwitch 的頭像
piperwitch

想說的

piperwitc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